文人比武

《眉庐丛话》


况周颐《眉庐丛话》中记一轶事,说王士祯门下有学诗弟子名许子逊,康熙年间考中举人,出任福建武平知县。

许子逊虽然是个文官,但武功极高,一般人不知道。武平和广东某县毗邻,民风彪悍。某天两边为了山地归属打起来了,最后演变成大规模持械殴斗。许子逊身为父母官,一听这事,赶紧骑马赶到现场,试图制止争斗,维持秩序。自家百姓倒是听他的,但对面广东人民不买账,群起而攻之。许子逊大展威风,把不服的都打趴下了,从此再没人闹事。

后来许子逊年纪大了,厌倦宦海沉浮,告病退休回家。当时他已经年逾古稀了,声名也多少为江湖所闻。某天一位山东老僧找上门来,希望和许大人切磋一下武艺。

许子逊请老和尚进来...

 

刺客

《希腊人——爱琴海岸的奇葩》


大概可以和前面一篇《基情引导人民》作参照。很多时候,纵横跌宕的历史都是由一些……不那么纵横跌宕的事情而改变的。

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(Philip II of Macedon)有个侍卫叫波桑尼阿斯(Pausanias of Orestis),青年英俊,容貌昳丽,深受国王宠爱。但过了一段时间,国王移情别恋,开始倾心于另一个波桑尼阿斯——两人同名,简便起见,就先称呼他们波桑尼阿斯A和波桑尼阿斯B。


(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)

失宠的波桑尼阿斯A既愤怒又失望,对波桑尼阿斯B恶言谩骂,指责他雌雄同体人尽可夫。波桑尼阿斯B难以忍受这种侮辱,尽管当时保持了沉默,但在...

 

内阁部长

《在中国屏风上》


偷懒摘记。第五篇《内阁部长》:

他拿出一些册页,我翻看那些书页,画得太美了!出于这个收藏家追求戏剧性的天性,他将最珍贵的一册留在了最后。那是一系列小张的花鸟画,虽只寥寥数笔,却栩栩如生,它们有着多么丰富的联想,多么伟大的自然情感和多么动人的温柔,确实令人叹为观止。几根嫩枝,开出点点梅花,就包含了春天所有鲜活的魅力;几只小鸟,竖着数根羽毛,便表现出生命中的搏动和颤栗。这是一个艺术大师的杰作。

“那些美国的艺术家们能画出这样的作品么?”他带着怜悯的微笑问道。

但对我而言,这次见面中最奇妙的事情是,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根本就是个恶棍:腐败渎职、寡廉鲜耻、为达目标...

 

庙鬼

《庸闲斋笔记》


关王荆公和颜回孟子的《孔庙座次》,想起清代一些笔记,也有类似“争位”的记载。

浙江海宁人陈其元《庸闲斋笔记》有《庙鬼慢神》一则,说杭州人崇尚鬼神,每座庙的神灵都要有个名字,有个官爵,大家把这事儿看得很认真。庙里的庙祝都是“里中好事之人”,能说会道,行动力极强那种。对这些人有个特别的称呼叫“庙鬼”。庙鬼们就像本庙神灵的经纪人,日常要打点造型,维护人设,管理收入,争抢C位;还要替神灵往来应酬,发声代言。

道光年间,陈其元在杭州读书,住在十五奎巷。十五奎巷有座施将军庙,祭祀的是南宋殿前小校施全。《宋史·秦桧传》有记载:“(绍兴)二十年正月,桧趋朝,殿司小校施全...

 

孔庙座次

《桯史》


时至南宋,骂王荆公的人越来越多了。二圣北狩,生灵涂炭,半壁江山易主,总得有个缘由。岳珂《桯史》中“尊尧集表”一节,记绍圣、建中靖国、崇宁、政和年间,主政者尊崇荆公,修国史以《熙宁日录》为依据,塑荆公坐像配享孔庙。陈瓘(字了翁)极不平,数次上疏力争,并著《合浦尊尧集》《四明尊尧集》力辩荆公之非。

后面写了个很好玩的故事。

岳珂说他是从《夷坚支乙》一书中看来的。大概是徽宗崇宁年间吧,优人在御前演戏。几位主演登场了,孔子坐在正位,颜回、孟子、王安石侍奉在侧。

孔子:“大家都坐。”

王安石对孟子一揖:“您请上座。”

孟子急忙推辞:“我就是个公爵的爵位(宋神宗封孟子为邹国公),...

 

帝都景物略:城南旧事

《京师坊巷志稿》


继续塞旧稿,继续形式主义强迫症。

上一篇:《帝都景物略:陶然亭》


从陶然亭北门出来,一头扎进黑窑厂街,听名字就知道和昔日窑台脱不了干系。走不多远就看到右手边一座小庙,阳光太刺眼,隔街拍了一张。


庙名三圣庵,前院开了个素菜馆,那段时间好像是歇业了,扇门紧锁,无路偷窥。庙小年纪大,北宋仁宗时便已建成。院内一株四百余年的古槐有“姻缘树”的名号,寺庙开放时常有人来系祈福红绳。晚清名妓赛金花1936年病逝于北京,曾停灵于此。


山门两侧墙上嵌着两块碑记,一为《重修三圣庵山门记》,许诵恒撰文,翰林院修撰陆润庠书丹。陆润庠是同治十三年状元,官至东阁大学士,体仁阁大学士,...

 

帝都景物略:陶然亭

《日下旧闻考》


依然忙,多年前的笔记,塞一下。

真的是多年前了,不过帝都毕竟保护建筑多,这些年变化也并不大。当年作为导游手册的其实有很多本明清笔记,把《日下旧闻考》扔上面,只是我形式主义的强迫症……

对陶然亭一直有点执念,大概首先是这名字,还有郁达夫散文里陶然亭的芦花,然后是“浩浩愁,茫茫劫”的碑记,以及太多在这亭子里溜达过的熟人。尽管知道香冢早已无存,昔日地处城南荒郊的陶然亭也早被圈入了都城繁华,但还是想去看看,这从清初到民末觞咏数百年的亭子,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地铁四号线陶然亭站下车,沿陶然亭路东行,拐进龙爪槐胡同向南。


城南的每块旧砖大概都有昔日文人墨客踏过。琉璃厂一条街...

 

鼠辈敢尔

《唐摭言》


中唐名相裴度年轻的时候,有一回去酒馆小酌,被十几个当兵的缠住逼他喝酒。裴度不胜酒力,不堪调戏,偷偷派了个小仆找同年好友胡证求救。

没多久,酒馆大门砰的一声被踹开,胡证黑貂金带,当门而立。

大兵们一看来者不善,脸上有点变色。胡证进来就说:“我来晚了,走三个!”脸色不变,连干三大杯,杯中无残酒。此时天色将晚,店主人战战兢兢来点上灯。胡证拿起铁烛台,摘去烛座,把几个支撑脚掰合,横放在自己膝上:“这么喝酒没意思,爷觉得咱们应该换个酒令玩玩。每人斟满三杯酒,唱一遍《三台》,三杯饮尽,不能洒也不能剩。谁违此令,就吃爷一灯台。”

胡证先给自己斟满酒,又连饮三杯。接下来轮到一个玩摔跤的...

 

王维的拗体诗

《王维集校注》


《酌酒与裴迪》:

酌酒与君君自宽,人情翻覆似波澜。

白首相知犹按剑,朱门先达笑弹冠。

草色全经细雨湿,花枝欲动春风寒。

世事浮云何足问,不如高卧且加餐。

王维写给裴迪的诗。

第一句化用了鲍照《拟行路难十八首》中的“酌酒以自宽,举杯断绝歌路难”,第二句则用陆机《君子行》“天道夷且简,人道险而难。休咎相乘蹑,翻覆若波澜”,都是跌宕波磔的句子。全诗失粘,颈联上句三仄尾,下句三平尾。仿佛白衣少年闲庭信步,衣袂一振,近体诗的门楣窗楹震得七零八落,木屑纷飞。黄周星《唐诗快》中写道:“八句律诗都失粘,这是拗体诗啊。不过语气如此傲岸不群,何必以寻常格律来束缚它...

 

偕老

《旧唐书》:裴寂


颈椎旧疾复发,没法长时间伏案,又空窗了好几天。最近恐怕不能打卡式更新了……

还是旧笔记略增添,写几个关于小裴的故事。裴姓是中原望族,自魏晋以来累世簪缨,翻翻史书不定谁的身边就走着一个裴家公子……随便挑几位记一下。

初唐名臣裴寂出身河东裴氏,少年丧父,全靠兄长们抚养成人。长大后眉目疏朗,英俊过人,只是功业不成,一贫如洗。某次去京师经过西岳庙,拜祭道:“如果神仙有灵,请看看我的运命,倘若还有富贵之时,就给我个吉梦吧。”

当天晚上,裴寂梦见个白发老人对他说:"您三十岁之后才能苦尽甘来,不过放心,最后会位极人臣的。"

后来裴寂的官职一点点升了上去,但...

 

弁而钗

《紫禁城里很有事》


一本蛮有趣的小书,有个副标题“明清宫廷小人物的日常”。是本科普读物,故事都比较简略,未曾展开,但每一篇后面的“延伸阅读”和附录的部分原始文献还是能通向不少东西。第四、第五章写乾嘉时的白莲教,其中一个故事名为“狐仙与邢大:一件发生在京城的男扮女装案件”。

主人公邢大是河北人,8岁丧父,随母亲来到京城谋生。11岁时,母亲因病抛下他离开。邢大在邻人洪大介绍下,到东直门附近的靴铺当学徒。同一年,同伴李四强暴了他。

后来洪大把邢大领回了家,负责起他的日常生活,并承诺相守终生。邢大18岁时,容貌越发俊俏,洪大建议他改扮女装,这样两人可以作为夫妻生活,不会引人怀疑。...

 

唐伯虎和文徵明

《唐寅集》


据《明史·文苑传》记载,祝允明、唐寅、文徵明、徐祯卿四人齐名,号“吴中四才子”。日后戏剧传奇中著名的“江南四大才子”即由此而来。只不过徐祯卿以诗文驰名,中进士之后成为京城诗坛中坚力量,名列“前七子”之一;与擅书画,精鉴赏,写意风流的吴中旧友已非同道中人。所以后来传奇故事里杜撰出了个周文宾,填补了他的空缺。

祝、唐、文、徐四人的年龄也差着不少。年纪最大的祝允明出生于英宗天顺四年(1461),最小的徐祯卿出生于宪宗成化十五年(1479),只有唐寅和文徵明都是成化六年(1470)生人,唐寅的生日比文徵明大了将近十个月。

两人算得上通家之好,文徵明的父亲文林对唐寅极...

 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